项氏文化

世外桃园项宅与田畈村

2017-05-31 14:36:18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:
项宅村位于永康的西境,花街镇西北部的山区,离永康城30华里,与武义交界,古称渎川坑。据渎川《项氏宗谱》记载:“祖始孟祥公于宗淳熙五年公元(1178),自南京镇江府丹阳县湖西口十六都高塘磐龙山迁居焉,”至今已有830年的历史。孟祥的大儿子项喻,“官至绍兴府训导在任,” 二儿子项哄,“官至守备征寇失机隐职改姓李长子复姓项。”
 
    在民间传说祖先项愈有三兄弟,说是永康姓“田”、“李”、“项”还是一家人。项喻是朝庭里的大将军,智勇双全,深受皇帝重任与信任,每次边境受敌,总是临危授命,天下无敌,百战百胜。可是身边总有小人眼红,恶告项愈是想谋反自立为王,应受满门抄杀之罪。连皇帝也无奈,只好私下拍着项愈的肩膀悄悄告诉他,让他带着全家老少一起逃命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。至今的项宅祖宗像,黑脸的项喻,身穿官服,肩上搭着一只手,那就是皇帝的手,皇帝的荣恩一直关照项氏家属。
 
    传说当年项喻三兄弟,从镇江千里迢迢一路往南,力尽艰险与磨难,也许是受到皇帝那只手的特别恩赐,都是有惊无险,化险为夷。逃至永康地界的田畈里,天色渐黑,没想到又遇到官兵的追杀,紧急中三兄弟躲藏起来,老大躲在田岸上,老二躲田里壁坎上,老三躲在田畈里,躲过了一难。三兄弟改名换姓,过着平民百姓的生活。躲在田里就姓了“田”,躲在田里壁坎上的,“里”与“李”同音,就姓了“李” ,躲在田岸上的就姓了“项”了,永康话里的“岸”与“项”近音。旧时项宅村有“田”、“李”、“项”不通婚的讲究,就是近亲不结婚。
 
    项宅村,山里头的村庄,风光秀美,景色迷人,民风淳朴,是块难得的风水宝地。春日里,杜鹃漫山红遍,接着又是素雅洁白的山桅花清香四溢;夏日里,门前山的翠竹摇曳,习习凉风吹满面;秋日里,山坡上金灿灿的的野菊花尽情盛放,蝶飞蜂舞;冬日里青砖黛瓦的宅子阶沿上,总会洒满温暖的阳光,把人们的悠闲连同身后的影子一起,拖得老长老长。
 
     爬上门前高高的金鸡山,俯看,项宅村像是在大海里行试的一艘运送粮大船,绵连的青山是她的大海,村口山上有几块堆积起来的飞来石,就像船上放着的一袋袋的粮袋,永远有吃不完的粮食。村头曾有10把水田,村尾有一口小池塘,就像这船的支篙点,就是有再大的风浪,也能稳稳撑住船,生活这里的人们永远会是安居乐业。
 
    在金鸡山顶山,有一块平整的四四方方的石头,睡上两人绰绰有余,传说本来是一位神仙想送给王母娘娘的床,神仙挑着两块石头去看望王母娘娘,路过金鸡山,美丽的风光,吸引了神仙,于是停下休息观赏,天也有不测风云,一阵狂风儿吹过,把一块石头吹落在金鸡山脚下,神仙怕误时间,就把这对石头遗落下来,也许是老天爷特意送来的礼物。可惜金鸡脚下的那四四方方的石头,在文革时期,由于人们采石造房,被破坏了,只留下山顶的那块四方石。
 
    与项宅村只有一座六百桥之隔的田畈村,是同祖共宗的一家人。田畈村原是项宅村千亩良田的田畈,祖先星公小时候常常闹肚子痛,哭闹不止,很奇怪,每当抱到田畈时就会安静下来,在晚上哭闹不止,无奈的父母亲不得不带他到田畈里的,存放草木灰的稻草屋里去住,住久了竟然把病住好了,从那时起就是田畈里安了家,田畈村就这样发展开了。
 
    兄弟情深如海深,两村子每年太公婆轮流供奉祭拜,大年三十进行太公婆的交接仪式,由上一年供奉保管的太公婆像的村,敲锣打鼓,一路放着鞭炮送到下一个村子。大年初一早上,两村子的人一起前往同拜太公婆,并设有茶水糖果招待,两村子人好好坐下来喝茶聊天,共叙情谊,其场面热闹而又壮观。
 
    项宅村现在人口133人,户籍59户,60岁以上的老人 72 人,占现居人口半数以上,生活这里的人们普遍长寿。项宅村的孩子刻苦好读书,从村中出来的大学生就有47人,在花街镇中此人口比例居首位。
 
    项宅是个安乐地,一直来从未遭受过兵荒马乱,清代的长矛,近代的日寇都未涉足过, 就是现代的滚滚经济大潮,也没有打扰她,这里没有喧哗的机器,没有工厂污染,人们就这样一直来过着与世无争安居乐业的生活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: 方玲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于2008年8月31日